香港是喝早茶、吃燒鵝、玩跑馬、去澳門賭場玩梭哈的閱讀沙漠嗎?

但是三樓展場的攤位走道實在太小,且休息、吃飯、或談生意聚餐場地及店家只有樓下二家,進去吃個便餐或喝下午茶,都要花時間排長隊,真是既勞力耗時又不方便。

 

其實,幾乎所有國外出版業者大都是委由香港在地圖書公司來處理展場的銷售工作。外來參加展出者並派員在書展現場,除了大陸出版業者外,應該以台灣來的出版同業最多。而香港的在地相關業者如經銷、繪本圖書、文具、玩具生產廠家來也要來查看國際出版新品及其他較新流行趨勢的新品。這其實也是香港過去一直是國際殖民地市場的文化特色。

 

而台灣的中文版繪本或自創繪本、兒童文學及創作小說,在香港也有相當的業績基本盤和忠實粉絲。估計台灣的繪本及兒童讀物約佔全部香港書展總業績百分之五左右吧。

 

香港本地以互動體驗操作的電腦系統介面和立體拼圖、地球儀、科學雜誌及科普教具,好多穿制服的哥哥、姊姊、阿姨、大嬸採用現場示範表演或以說故事的方式,來吸引家長帶著孩子一起參加。

此外,很多推廣閲讀繪本的在地人士其用心經營和工作熱誠也真令人十分感動。他們有人甚至常到老人院和醫院還有社區去分享:父母如何和孩子共讀繪本的方法和經驗。這種踏實深耕的閱讀推廣活動,在香港已經播下紮根的種子,且將會日漸萌芽發展壯大。

 

想來回首一轉身,竟已然四分之一世紀的風華飛逝!也許在官方及國營的書展主辦單位高層官員的思維和考量下,以及民間出版或經銷代理商和企業,他們對書展的人潮多寡消長和民眾實質購買力增減,尤其普羅大眾對出版文物的口味和喜好,可能會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和主張。此外還有諸多媒體及不同人士的異議評論和發聲。

 

香港書展活動也是童書業界經營現狀和應變策略的縮影,更是一面映照出版産業經營現實的凹凸鏡。其實,實體書店數的減縮,加上人事和店面、辦公室租金、費用不斷上漲;甚至公私立學校市場的採購圖書標案之競爭,尤其民間發行、倉儲、運送、物流費用的高漲,加上民眾購書的能力和閲讀品味和習性,流行時尚風向的變化,特別是不少民營中小繪本、圖書經銷代理企業的主事者,其年齡老化及隔代事業傳承更是潛在的問題。

 

香港有所謂「怪獸父母」其對子女的教育期待;民眾中新生代人士以公益社會企業方式;努力在地深耕基層社區和設法出版在地、區鄰里、社區文化生態的繪本及閱讀的推廣等,這些都是香港書展和台灣書展共同的挑戰和議題!

 

2016/7/27BY RLSM

 

青林國際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