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8282_1166591326688711_8375827240071449116_n  

大人如果能一直保持像「小王子」那般純潔的心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所謂文明,只要越努力堅持,就越會生憂患意識和壓力感,我覺得20世紀就是這樣的一個時代。無疑,小王子預言了這個時代的情懷。

從插畫中感受到得到公民權的感覺

小王子的插畫可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如果全部都是活字印刷的話,大家應該會驚訝的啞口無言吧(笑)。這些畫不管再怎麼都只是插圖,也就是圖解、明而已。我也覺得這不同於「圖畫」而是「插圖」。在我眼中,插畫繪本也有繪本的感覺,也從插畫中感受到得到公民權的感覺。

小王子的插畫傳達出許多訊息。其實,小王子的插畫和文字訴說著不同的事。我覺得很容易就會被插畫的童話故事感給欺騙了。

某位大膽的編輯抱著會受到批判的覺悟,委託他人將這些內容畫出來,實在很有意思。如果讓我來畫的話,小王子一定會有著更大的眼睛。嗯,沒錯,我會把小王子畫的像「ET」一樣。仔細想想,他其實不就是為了收集情報而來的宇宙人嗎?雖然這樣子就說他是「ET」有點太牽強(笑)。

 

早已預言了這個時代的「文明批判」和未來的「徒然」

「獨自住在小星球上」其實意謂著「個人」。對我來說這說明了有很多的星星,但仔細看這些插畫,其實並沒有很多。

小王子擁有一個沒有被任何人侵入的星球,並獨自在星球上生活著。這位作家應該過的很不幸吧,下意識的想遠離親人和家鄉。他應該也曾有過理想中的藍圖吧。他所謂的「孤獨」或「一個人」被象徵性的當成是一個單位。

另一個主題,大概是「文明的批判」。機械文明和存在於未來的「徒然」,安東尼˙聖修伯里早早就預知到了這樣的時代。一點也沒錯,我想他應該是因為他有接觸當時最先端的機器,也就是飛行機,才會有這樣令人欽佩的敏銳度。

 

小王子因為是「縮小版的大人」而被大人所接受

非關好或壞,小孩的存在和大人不同的觀點其實還很新。在這之前,小孩是「縮小版的大人」。從盧梭開始,接連出現史代納、蒙台梭利、皮亞傑等人,並提出對待小孩的方法論說。現在和這方面相關的人士被稱為「孩童專家」。可是其實我最近開始注意到,可以作為這些專門家對象的小孩已經不存在了。也就是說小孩其實會點火、殺人,也會自殺。「為什麼呢?明明只是個孩子啊」,如果是以「縮小版的大人」的角度來看就很容易了解了。我敢說現在是,「目前的時代是為了有個稱之為『孩童的分野發展而來的」的修正期。

再回頭看小王子,怎麼看都是「縮小版的大人」,這也許是個很好的角色設定,所以才會被大人所接受。說不定是因為感到很懷念的關係。我覺得就算是大人,只要能維持純潔的心變成大人,變成「小王子」就好了,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喜歡這本書吧。

 

所謂的感受性必須以簡單的語言來說

《小王子是一本影響我甚深的書,總感覺像是遇到老爸一樣(笑)。不過影響我的書意外的有布魯納的米菲與海、長新太的高麗菜弟弟的星期天。老實說我認為,比起讀海德格或卡夫卡的書,長新太的書才更是哲學。什麼「何謂存在?」,這些傢伙的頭腦真的很死。簡單來說,其實不就是指「有一個高麗菜弟弟」這件事嗎(笑) 我是很認真的在說這件事喔。用這麼艱深的語言、這麼艱深的引言、翻譯的人又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才會出現像是「我思故我在」這種一般不會用在日常生活中的用語。也就是說,哲學生活是和普通生活毫不相干的。「兒童生活的充實和發展」不就是要讓大家過的很有朝氣嗎。用這麼困難的詞彙,只會讓人越來越搞不清楚。如果書寫的時候能注意到這點,就會比較好整理了。我畫繪本並不是為了小孩,基本上我只是想畫出一本連小孩都可以看得懂的書。再說的深入一點,我覺得「不能告訴小孩」這件事是錯誤的。沒辦法和小孩說明其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我的所謂的「簡單說的方法」是以他們的喜好為中心讓小傢伙們去思考。我想聖修伯里應該是覺得必須用簡單的話、單純的詞語,才寫出《小王子》這樣一本書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實在是非常感恩的一件事。《小王子》是一個沒有大人也沒有小孩(差別只在物理性上的大或小),人們都擁有誰也不能入侵的星球的世界。有著最真誠、最純潔的詞句,表現出現在這個時代的感覺。

 9789862742488_bc  

青林國際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